系列9:韦德的罪犯密码研究(下)——详看《科学研究的方法》第6章节

2020/3/10

编辑小全

全科之窗|ABC平台编辑

949

2020/3/10 13:25:42

在了解常人方法论的一些背景知识后,我们进入主题——


3、案例研究:韦德的罪犯密码研究

韦德(Laurence Wieder,美国,1938.5.4~)于193854日出生于美国爱荷华州的梅森城,大学就读于有公立常春藤美誉的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1969年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博士学位; 1975年开始任教于俄克拉荷马大学。韦德被誉为最伟大的早期常人方法论者之一,其在1974年出版的《语言和社会真实:罪犯密码的案例》(Language and Social Reality: The Case of Telling the Convict Code Current Continental Research)一书中关于罪犯密码的研究,成为民族志方法与常人方法学对比的一个经典案例。以下就对该案例进行详细剖析。

1)  研究问题与研究假设

罪犯如何生活与交流?

在开展罪犯密码研究之初,韦德期望对罪犯的真实生活进行描述,分析罪犯真实的生活和互动的特征成为其关注的重点内容。但随着研究的深入,韦德发现罪犯对监管者会采取一些异常行为,用来抵制监管者,并帮助他们实现从监狱向社区转变,此时,韦德的研究问题发生了转变,即由“罪犯如何生活与交流”转变为“罪犯生活与交流的规则是如何构建运用的”,以找到对罪犯与监管者之间互动的理解达成方式。

2)  研究方法与研究工具

韦德对罪犯密码的研究,在不同阶段,针对不同的研究问题和目的采用了不同的方法。

(1)   民族志法

首先,在研究开展之初,韦德以“罪犯如何生活与交流”为研究问题,以“罪犯的真实生活”为研究目的,所采用的方法是民族志:他走进监狱并与囚犯交朋友,进行参与观察,对自己与舍友之间以及囚犯和监管者之间的互动进行记录。

“民族志”译自Ethnography,也有译为“人种志”、“田野志”,是人类学研究中一种重要的研究方法。“民族志”属于叙述的、偏向于记录的研究,旨在整体而系统地探讨不同人群的文化现象,其主要特点有:1)以所研究主题的概念和理论为对话点;2)坚持整体论以呈现人及其生活的复杂性;3)以描述研究对象的观念与实践为经验材料;4)以参与观察为主要的调查方法与技术。

(2)  常人方法

前面讲到,随着了解的深入,韦德对研究问题进行了调整,即由“罪犯如何生活与交流”转变为“罪犯生活与交流的规则是如何构建运用的”,以进一步理解罪犯与监管者之间的互动。由于民族志作为一种传统社会学研究方法,其目的是要理解参与者所理解的社会生活,而常人方法学着力于发现社会生活中隐含的、通常没有说出来的假设和共识的,试图找到达成理解的方法。因此,为适应研究问题调整的需要,韦德同步调整了研究方法,采用常人方法学继续进行罪犯密码的研究。而常人方法学的重要分支——谈话分析在该研究中也得以发挥余力,例如,对于“不准告密”原则的运用,罪犯会说:“你知道的,我不会告密的”,从而拒绝了韦德的提问。

3)   研究结果与研究结论

罪犯之间确实存在暗语

通过民族志研究,韦德发现了“罪犯密码”,而他认为正是这些罪犯密码导致了罪犯针对监管者的异常行为。这些密码包括了一系列的规则,比如“不准亲屁股”、“不准告密”和“不要相信监管者”等。这些规则也是部分罪犯用来抵制监管者帮助他们实现从监狱向社区转变的工具。

借助常人方法学,韦德意识到罪犯利用密码来理解他们之间的互动和他们与监管者之间的互动,甚至监管者也会利用密码来为他们不愿意帮助罪犯做辩护;这些密码不仅仅是对异常行为的揭示,更是“道德说教和正义的手段”;且对韦德来讲,这些密码“就像是中止或者改变谈论话题的工具”,虽然密码约束着行为,但也是控制互动的一种工具。

4)    研究启示

韦德对于罪犯密码的研究,一方面,揭示了罪犯如何生活和交流,以及这种生活和交流方式下背后起作用的规则是如何构建和运用的;另一方面,对民族志和常人方法学的应用领域进行了对比,使两种方法得以区分:民族志着眼于对内容实质和形式的描述,目的是要理解参与者所理解的社会生活;而常人方法学着眼于对内容实质和形式背后的社会秩序进行剖析,其目的是找到理解这种社会生活的方法。

4、主要参考文献(略)


购书链接:

科学研究的逻辑、方法和工具

排行榜

  • 历史排行
  • 月排行
  • 周排行

版权所有 ©2018 社区卫生科研公共服务平台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2048712号-4